• <bdo id="s2q26"><center id="s2q26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s2q26"><noscript id="s2q26"></noscript></bdo>
  • <table id="s2q26"></table><bdo id="s2q26"><noscript id="s2q26"></noscript></bdo>
  • 石門為你而開 ——江山市“4·25疫情”志愿者抗疫紀實

    來源:江山傳媒集團    作者:趙暉     時間:2022-05-09 10:08:19    「我要投稿

    4月27日

      1.出發

      大巴車啟動,發動機的轟鳴讓所有的嘈雜在耳邊抖動??諝忾_始凝滯,頭頂碰撞著出行人群的錯亂與慌張。時間差不多是凌晨1點。我平生第一次穿戴上防護服,N95醫用口罩,眼前又擋著一塊防護面屏,感覺每一次呼吸都格外困難,聽得清楚沉重的開始與匆忙的結束。

      這樣一個突如其來的夜晚,我相信許多出行的志愿者都跟我一樣,心中一直惴惴不安,也在反復猜測:接下去將要面對的,會是怎樣的一種未知?

      2022年4月25日,江山市突發新冠肺炎疫情,首例陽性感染者家住石門鎮溪底村。當日凌晨1點多,單位浙政釘群里轉發了一條緊急通知:“各部門、各鄉鎮(街道)立即啟動應急狀態,隨時待命!”幾個小時后,人還未醒,群里又再次通知:“迅速進入戰斗狀態,全員發動?!?/p>

      空氣中頓時布滿密集的緊張,整個城市顯然又迎來一場大考。在當天的核酸檢測中,全市又先后發現兩名感染者,同樣來自石門鎮。小商品市場關閉,城區六個農貿市場及西山美食城關閉。很快,包括封控區、管控區以及防范區在內的“三區”范圍也迅速劃定。與此同時,市里又決定從各部門抽調人員力量,前往石門鎮疫區中心,增援一線防控。

      4月26日下午5點,接到辦公室通知:“請回家收拾衣物,隨時準備出發?!?/p>

      急忙收拾行李。又急忙湊合了一頓晚餐。7點……8點……9點……時間到了夜里10點20分,突然就聽見叮的一聲,抓起手機一看,是兩個赫然醒目的鮮紅感嘆號:“請于今晚11點之前到機關事務中心3樓錦繡廳培訓。帶上洗漱用品以及換洗衣物?!?/p>

      這天接下去的兩個小時,一切都跟緊張有關。緊張著到達市政府大院,看見人如潮涌,來來往往車燈閃爍。緊張著上電梯,進入會議室。緊張地分發物資。緊張地接受培訓。緊張地下載手機app,緊張又手忙腳亂地穿戴上各種防護設施,緊張又局促不安地呼吸。然后,當這一切結束,時間將近4月27日凌晨1點時,臺上的話筒里傳出響亮的聲音:“大家有沒有信心?出發!”

      政府大院門口,總共十輛大巴車已經等候多時。為了盡早得到“三區”百姓的核酸報告,以給指揮部的疫情預判及防范措施的出臺騰出時間,我們需要馬上趕往石門。當車子相繼啟動,車隊就如一條搖擺的長龍,穿插進了那片廣袤又深邃的夜色。十輛車上滿載著將近300號人員,來自我市部分部門單位。

      凌晨1點是最容易犯困的時間。當車子開出一段路后拐彎,我以為是到了解放路的盡頭,可是左手邊的須女神像卻提醒我,剛才走的是中山路,現在拐彎進入了江濱路。很明顯,剛才雖然睜著一雙眼睛,整個人卻跟夢游一般游離,因為心中一直在忐忑不安:接下去該怎么辦?

      剛才在錦繡廳的倉促培訓,腦子里簡直就是一團亂麻。因為內容的確很多,每一項又都缺一不可。我們的任務是前往疫情中心負責信息采集,培訓內容包括各種防護設施的穿戴與脫離:防護服防護帽、N95口罩、醫用面屏、乳膠手套等。各個環節的先后次序,安全注意事項,每一點都需要入心入腦,不然就是“暴露,危險,病毒”。除此之外,又必須熟練掌握一款名為“移動采集”的手機app,但是因為尚未掃碼,這款app無法上手體驗,就連內頁都無法看見。大伙只能盯著臺上的大屏幕聽工作人員對著示意圖講解,內心云里霧里,難免增添一份焦慮。

      從未接觸過一線抗疫,實戰經驗一片空白。怎么辦?現在已經在路上。

      2.石門

      凌晨2點,到達石門的一剎那,心中便降臨一片荒涼。

      眼前一排全新設置的擋墻無縫連接,綿延數里,在神秘的夜色中望不到邊際,將封控區和管控區冰冷地阻擋??谇?,三三兩兩的現場工作人員也是全副防護裝備,在狹長的道路上悄無聲息地走過,像是游過幾條銀白色的魚。那種畫面肅穆且寒涼。你似乎能感覺到,在深夜的最深處,在重重包裹的防護服下,那種深刻的疲倦。

      一切都像是一場災難電影。然而事實又很快告訴你,對不起,這不是電影,你已經抵達戰疫的前線。危險隨時可能出現,那就是隱藏的病毒,魔鬼一樣的病毒。

      大巴車在石門鎮政府門口停下,我們將即刻參與泉塘村的核酸樣本上門采集,與疫情中心的每戶村民近距離接觸。跟我們搭檔的是村里的幾十號黨員干部,以及前兩天就趕到的婦保院醫護人員。醫護人員負責核酸采樣,我們負責信息采集,確保村民的身份信息與各自的核酸管對應。村里的黨員干部,則負責給我們帶路,將我們引領至各自片區的每家每戶。

      經過一番對接,沸騰的現場漸漸安定。醫護人員和信息采集員開始編號,同號者配對,組成一組,號碼寫在各自防護服的背部。差不多是半個小時以后,我們登上了一輛貨運小卡的拖斗。這是一支被拆分出的小隊,總共十來個人,將去往泉塘村的同一個居住片區。車子進入小巷,四周見不到一個人影,只有暗夜中后退的民房。大家相互擠在一起,站的站,蹲的蹲,抓牢車廂的前排欄桿或者兩側擋板,聽見耳邊呼嘯的風聲。深夜像一個無底洞,這時候突然有人叫了一聲:“擔心頭頂的電線”,于是所有站立者急忙蹲下,并且拍打駕駛員車廂,提醒他開慢一點。

      車子停住,擋板放下,我們彼此牽手著落地。因為眼鏡在潮濕的寒夜中起霧,又加上面屏的遮擋,此時在照明不足的路燈下,要分辨出車廂與地面的落差,具備一定的難度。

      “146號!”

      “到!”

      呼叫我的是婦保院的一位女護士。清一色的防護服,要迅速揪出各自的搭檔,最靈的還是號碼的叫喊。

      “會操作app嗎?”

      我一時茫然,只能如實相告:真的不會。

      她好像是笑了一下,說沒關系,今天先學起來,明天必須自我操作,不然檢測速度太慢。

      接下去的采集方式,是她們醫護人員自我配對,相鄰號碼的組成一組。留下來的我們,則負責給她們打雜。我分配到的任務是在每一次核酸采集完成時,負責給采集人噴灑消毒液,完成一次消殺。在此之前,手消液是掛在采集人的腰間,她們必須在每次采集完成后自我消殺,完了又將消毒壺掛回去腰間,繁瑣而且耗時。

      采集完一戶村民,緊接著又去叫醒另外一戶。就這樣深一腳淺一腳,我們跟隨著村干部那根手電的光芒,一次次穿梭在曲折的巷子間。防護服相互摩擦的窸窣聲,在暗夜里清脆而且響亮。

      天光漸漸露出,采集也走向了尾聲。此時我跟在“婦保院146號”的身后,想跟她說一聲謝謝,卻因為不間斷的忙碌,始終沒有合適的機會說出。

      當貨卡再次出現在眼前,各個巷口也紛紛冒出了之前一同過來的同事。清點人員,車廂欄板哐當一聲放下,我們再次手牽手攀登上拖斗,一路顛簸著向村委會辦公樓集合。

      晨風吹拂,路上可以清晰地看見,整個泉塘村的四周,到處都是行走的防護服。這個清晨5點鐘的村莊,如今已經被蓬松的白色所占領。那些蕭瑟的背影,容易讓人想起很多……

    志愿者星夜集結前往石門鎮

      3.小學

      在鎮政府路口的加油站旁,終于完成了脫下防護服、帽子、面屏、乳膠手套等的一系列消殺。最后解下口罩,深吸一口清涼的空氣,覺得是那樣的寶貴。這時候才感覺疲倦變本加厲襲來,整個人暈暈乎乎,就想瞬間找個地方躺下。雖然只是幾個小時的跟班工作,卻感覺眼前換了一個人間,身上的零部件已經散架。

      臨近早上6點,車子將我們送到附近的石門小學,耳邊聽到的指令是:辦公室、教室及會議室等,大家隨便找個地方休息。在其中一幢教學樓里精疲力盡轉了一圈,我最終鉆進了位于一樓轉口處的學生綜合活動室,看中的是舞臺上那塊寬闊的木地板。天光還未徹底放亮,沒過多久,工作人員送來睡墊和棉被,很及時,心中暖意和驚喜。什么也顧不上了,在地板上胡亂攤下睡墊,找了一些課本當枕頭,也不用脫衣,就那樣整個人鉆進了被窩。

      后來是被“早餐”給叫醒的。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一看,發現身邊已經多出許多外單位的戰友,包括文旅局、醫保局、教育局以及碗窯水庫管理中心,他們也正朦朦朧朧撐開眼皮。這才意識到,剛才到底是睡得有多沉,活動室里增加了那么多號人員,竟然絲毫沒有察覺。

      一個煮雞蛋,一塊發糕,饅頭與燒麥,外加一盒牛奶,構成了這一天的早餐。沒有洗臉刷牙,所有的程序都省略。剝開雞蛋的時候,忍不住打開了手機,看見當天凌晨最新發布的疫情消息:截至4月26日24時,江山市新增3例新冠病毒陽性感染者,累計6例,全都來自于石門鎮。此外,在流行病學調查中,已經發現此前的第3號病例病毒載量高、傳播性強,指揮部正緊急尋找密切接觸者……

      心中咯登了一下,知道風險在加大,病毒也在擴散。但是沒有閑心去細想,想了也是白想。此時最為需要的還是回到那塊木地板,回去那塊睡墊。以前在家心緒煩亂時,常提醒自己要放空?,F在才知道,哪有什么夸大其詞的放空,能夠閉上眼睛就是最好的放空。

      零散記錄:

     ?。?)學校飲水器開始供應熱水,解決了我們的飲水難問題。之前學校為了保障孩子安全,飲水機只提供溫開水。又因為疫情發生后整個石門鎮列入防范區,人員只進不出,所以學校領導及教師無法回校園為我們提供服務。后來是校長聯系到了留在校園里的老師,將飲水器的出水水溫進行重新設置。

     ?。?)指揮部分發新一輪物資,有臉盆、毛巾、香皂、牙杯牙刷等,很到位。我也領到了行軍床,不至于睡地板。但從分發的防護服及口罩等的數量來分析,我們起碼還要在這里再呆上三天。

     ?。?)晚上8點左右,好像又有50名人員過來增援。我呆在窗邊,看見他們提著行李去了隔壁的教學樓入住。又有市場監管局的朋友發來消息,他們也接到了通知,隨時可能過來增援。我囑咐了一句:女同事最好不要過來,因為太辛苦,怕她們吃不消。

     ?。?)晚上9點30分,熄燈睡覺。此時偌大的校園,各個教室及辦公室也相繼熄燈,只留下走廊里的夜燈。因為氣溫較低,還是沒有脫衣,穿了夾克衫直接鉆入被窩。沒過多久,隔壁鋪位就響起如雷鼾聲,氣勢磅礴。一個字:累。

     ?。?)一個困擾:在這里沒辦法洗腳。聞到自己襪子的異味。

    4月28日

      凌晨三點半起床,匆匆早餐,隨后就上路,登上前往泉塘村的擺渡大巴。工作還是穿街走巷,挨家挨戶上門,一個一個測核酸。

      昨晚的消息是:全市又增加4例感染者,來自石門,所幸都是在隔離點中檢測出。

      人員重新編號,我今天是143號,搭檔變成了婦保院的小毛護士。

      經過昨天的現場參戰,已經對“移動采集”app大致有了直觀的了解。加上小毛護士的幫助,現在很快就掌握了具體操作。想起前天夜里培訓,結束時我跟老師反映,app的講解云里霧里,啥都沒聽懂。那時他回答很干脆,說不用擔心,非常簡單。事實證明,他講的是對的,我只是因為倉促上陣而產生太多的焦慮。

      結論:要對自己的智商有信心,不然你會被自己所打敗。

      遇到的難點還是視線問題,眼鏡起霧。因為層層物理隔離,你甚至都無法去推一下鏡腿,或者調整一下因為出汗而滑落下來的鏡片,更別說去擦拭。但對信息采集員來說,整個工作流程需要前后三次的手機掃描:掃描兩次核酸管,掃描一次村民健康碼,也或者是預約碼,再或者是身份證。視線受阻,無法看清手機屏,無法對焦,掃描就顯得力不從心。由此思緒化開,想到戰爭年代的深夜偷襲真是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,敵人視線垮了就戰斗力大損,你也就基本鎖定了戰爭的贏局。

      我還有另外一個煩惱,是之前始料未及的,就是華為手機設置了屏保,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鎖屏。此時想要恢復顯屏,需要畫面上拉,因為隔了一個手機套,又戴了乳膠手套,全程操作極為凝澀。不得已,只能將手機適當移出手機套,掃描完了再塞回??墒沁@樣帶來的一個后果,是每次都必須對暴露出的手機進行消殺,極大降低了工作效率。這時候幫到我的還是小毛護士,她提議用她的手機。于是她先將入場碼發至我的浙政釘,再用她手機掃描后入場。我也是后來就此了解到,原來她來自婦產科,名叫毛玲俐。

      換了她的手機,效果的確不一樣,一下子順暢了許多。真應該感謝她,這些婦保院的護士,不僅實戰經驗扎實,而且認真負責,精神狀態飽滿,時時就會伸出援手。

      相比于昨天,今天的工作量有所減少,因為當地又有一些村民被送去了集中隔離點。我記得昨天凌晨采集時有個四五歲的孩子,躺在爺爺懷里一直哭鬧,兩排牙齒咬得賊緊,怎么也掰不開,就此我們百般哄騙耗時十來分鐘。但是今天過來時,這家人好像不見了,估計是去隔離點了。

      零散記錄:

     ?。?)中午的盒飯配菜里有酸辣大白菜,就此大家很開心,此時能吃到新鮮的蔬菜,的確不錯。

     ?。?)行軍床上多了一份慰問信,來自石門小學的教師,標題是“同心戰疫,感謝有你”。粉紅色的印刷紙,末尾是手寫的幾個字:謝謝你們。這份慰問信,我會把它留著。

     ?。?)夜里9點,雷電交加,大雨滂沱。睡下之前,望著雨幕想,明天肯定會是一個考驗。

    4月29日

      果然,這是最為辛苦的一天。

      凌晨兩點起床。因為時間早,指揮部難以提供早餐,所以我們是空腹上路的。雨一直在下,為此我們必須穿上一次性雨披,外加腿套,以及一次性雨鞋。整套裝備下來,撕開在腳下的塑料袋,總共有八個。

      視線問題,最為嚴酷的還是視線問題。因為下雨,防護面屏不僅內層起霧,外層還落滿了雨滴。除此之外,雨天的深夜農村,室外光線幾乎等于零,氣溫又開始明顯下降。眼前一片黑暗,什么也看不清。我瑟縮著行走在村民的屋宇間,在高低不平的泥地中,只能扶著墻壁一步一步試著往前探行,其間有幾次差點摔倒,額頭冒出汗星。小毛護士見狀,讓我把手給她,牽著我前行。心中一片唏噓,也難免焦躁,原本是過來給人家當幫手,現在卻成了人家的負擔。

      直到清晨五點,大伙集合到泉塘村村委會前,開始給核酸管打包。作為信息采集員,我的工作大致完成,但小毛護士她們,還需要給打包袋貼上二維碼,然后填寫相關的資料。紙質的表格擺在冷凍箱上,小毛一筆一劃填寫。頭頂的水珠掉落,將填寫好的內容化開,她又要從頭再來一遍。她個子比較小,差不多是趴在堆高的冷凍箱上,身子幾乎在發抖,因為冷。也就是在這時,我突然就想起,作為一個母親,她的孩子誰來照顧?孩子又怎么能夠想象,就在凌晨兩點,離家在外的媽媽就沖進了一場倒春寒的風雨中。視線開始模糊,這次不是因為鏡片起霧,而是因為觸動了淚點。醫護人員太難了,然而他們一直在堅持。這樣的工作時間,又是這樣的工作環境,對于一個嬌小的女同志,如何能不讓人感動?

      回到石門小學,趕緊吃了一碗泡面,又連著抽了兩根煙,這才感覺稍有鎮定,身子也漸漸暖和了起來。

      零散記錄:

     ?。?)醒來后打開手機刷新聞,知道上海疫情初次實現社會面“零新增”。心中百感交集,突然就想起那首詩:劍外忽傳收薊北,初聞涕淚滿衣裳……

     ?。?)下午休息時間,江山婺劇研究院的一幫隊員來到活動室練功。走臺,踢槍……正如該院負責人鄭華敢所言:一天不練自己知道,三天不練便觀眾知道。這樣的專業精神,值得點贊。

     ?。?)晚上又分發了一批物資,其中有兩套防護服。其潛在的信息告訴我們,在原有的基礎上,我們還必須再堅持兩天。

    江山傳媒集團志愿者合影(作者在其中)

    4月30日

      一切都在好轉,正如我們了解到的疫情信息:陽性病例沒有繼續出現,全市各學校準備復課。

      雨停了,起床時間改為了4點,氣溫也有了些許的回升。眾多有利條件造就了我們工作上的順暢,加上手機套改為保鮮膜,我的掃碼效率也得到了提升。那種爽快的感覺,唰唰唰,像是割稻子。

      下午多云,休息之余,許多人去了操場。打籃球,踢足球,也有某位大哥開始練起了太極,其柔軟的身姿令人羨慕。

      這是五一假期的第一天,我們以特殊的方式過節。心中一掃陰霾,盼望著早日回歸正常的生活。

      晚上,來自教育系統的100多號志愿者提前撤離,為了學校復課做準備。此外,指揮部還允許部分身體不適者提出申請,跟老師們一起離開。我們為他們感到高興。

    5月1日

      今天的工作任務有所增加,因為昨晚的人員撤離,相應的工作量需要分配到剩余人員的手中。所屬片區的工作結束后,我跟小毛護士也加入了對另外組別的支援,范圍主要是石門老街那一帶。一個早晨下來,我聽說有個小組竟然檢測了100號人員,大大超出了我們這一組的工作量,真是給力。

      今天不僅是法定節日,還是農歷初一。來回工作的路上,看見當地村民在門口及路邊點燃了許多蠟燭。晨霧繚繞,燭光如豆,眼前是濃濃的鄉村既視感。這是百姓延續千百年的風俗,為的是虔誠地祈福。是應該祈福了,祈禱健康,祈禱寧靜與安詳,這是村民們共同的期盼。

      最令人振奮的消息是在晚上8:20傳來,單位聯絡員在浙政釘群告知:“明天早餐8:30送到,10:00統一坐大巴車撤離?!?/p>

      雖然之前已經有一些傳聞,但真正收到信息的那一刻,心情還是無法抑制的激動。也就是在這時,隔壁樓的幾位女同志突然就興奮著叫喊:“回家了!回家了!”歡欣的叫喊聲中,我聽出了手舞足蹈,也聽出了隱隱的淚水。事實上,這樣的興奮不僅僅是因為回家,還因為我們看見了勝利的曙光,看見了可怕的病毒正在遠離。

    5月2日

      仿佛是一種天意,這一天的石門,出現了久違的陽光。

      一大早完成了自我核酸檢測,大伙開始打掃校園,要將潔凈的教室還給學生。

      樓道中的垃圾開始清理,教室中的桌椅擺放端正,留下來的牛奶、飲料、八寶粥,整齊地擺放在課桌上,留給那些即將回來的孩子。就連行道旁掉落在草叢中的落葉,也被一片一片撿走。

      很多教室的黑板上留下了漂亮的板書:“非常抱歉這幾天占用你們的教室,可能有些同學的桌椅在歸位時搞混了”,“特別感謝全體石小人對我們的支持與幫助,期待疫霾散去,我們再聚”……

      車子到達門口,上車前回望一眼校園,六天七夜,時光仿佛就在一轉眼。當記者朝我們舉起相機,拍下這回家的一幕,回想起出發時的照片,就是百感交集的旅程。

      慶幸,慶幸我們贏得了這場戰“疫”的階段性勝利。早發現,早管控,早檢測。正因為每天披星戴月地深夜奔波,才為疫情防控指揮部及時傳送了核酸報告數據。正因為挨家挨戶地上門采集,才減少了人群聚集的感染風險。而這樣的工作,也同時密切了干群關系。每一次的凌晨敲門,村民們從來沒有一句抱怨,聽到最多的一句就是:你們真是辛苦了,謝謝你們……

      “東藏古剎仙居寺,南屏奇峰三片石”。據說石門鎮地名的由來,是因為當地千年古剎仙居寺的對面,曾有一堵天斧神工的石大門,門前古藤倒懸,水簾如瀑。如今的石門鎮,更有國家5A級景區江郎山及毛澤東祖居地清漾。期待等到疫情消散,等到解封的石門為你而開時,能與所有曾經牽手相伴、合力前行的志愿者一起,再在景區里相聚。而此刻,陽光閃耀,我們正在回家的路上!


    溫馨提示:凡注明“來源:江山傳媒集團”均系江山傳媒集團原創作品,轉載時敬請注明“來源江山傳媒集團及作者姓名”。
    標簽:
    「編輯:吳鵬 」
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公開舉報電話:0570-4581120

    工信部備案號:浙ICP備11001764號-3

    肉体武器台湾版,未发育偷拍小缝缝视频,渣男和渣女做不干净的事情
  • <bdo id="s2q26"><center id="s2q26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s2q26"><noscript id="s2q26"></noscript></bdo>
  • <table id="s2q26"></table><bdo id="s2q26"><noscript id="s2q26"></noscript></bdo>